路野折秋

wb给王琳凯做数据中,有事私信

是鬼姐姐。随意称呼。
CP是阿夢@阿夢大魔王

【搞偶】贾鬼是我的灵魂!

all耀.all叶.嘉金瑞金.鬼白.all27.all日.穹大.恺路.维云
↑↑以上都有可能产出♡

N是我脑公!快去玩流言侦探啊!.jpg

!!!!我尖叫了qaqqqq太太你你你画得太好了呜呜呜

N倍糖分:

本来是想摸完之前的锅盖来着……结果小脏辫突然回来了🤷‍♀️🤷‍♀️🤷‍♀️

突然失语。想抱抱小琳。

喜人:


饭圈的通病,所有人把偶像的一举一动扣上了自己的思考,并以“为他/她好的名义”大行其道,而偶像自己真实所想的呢?根本没有人知道。

最近两天的某事感慨

HB to 阿梦 @KY大魔王 

我很抱歉最近这么怠惰但是赶上了!!以图代文送给你qwqqq真抱歉我总是这么忙…这么懒…

我流短发凯佬和双马尾柠(一点也不甜的合照×

[言白]电话调情(r18车/婴儿车)

总裁严重ooc,未交往先挑逗注意!

李怼怼→→←白飞飞

虽然是车但是是一辆60迈的婴儿车,但也没有那么变态,放心看!

嗯……怎么说呢……最近高兴写了个车……但是怪羞耻的哈哈哈哈

戳这里→「[言白]电话调情」

重发(2/2)

军官格瑞×戏楼小老板金,( ̄¬ ̄*)颜色以后上👆

想画全员所以还有嘉少、凯莉小姐、紫堂先生、安警官之类的?

希望这次没有色差!!!

人生第一部手书…在今天竣工了

b站:av15646761

病名为爱!少了嘉金参股!于是我上了!

参考文案→《出轨》

给我做视频的 @何纤-俺家亲爱的呀@Messia 我喜欢她<( ̄3 ̄)>叉腰~

场景道具画师没有lof号,但有微博号,wb我会再艾特她的,浣太太hhh

手书的选曲确定下来了!

Hypnotic-Zella Day很喜欢阴郁的感觉。

PS.啊对,我改了选曲(捂脸)虽然知道自己这样很随便不过谁叫我病名为爱中毒了呢٩(๑ᵒ̴̶̷͈᷄ᗨᵒ̴̶̷͈᷅)و

剧情参考上一篇嘉金→《出轨》

尽量、只是尽量在10月完成!(望天⊙▽⊙)

————————————

 @何纤 你真是太可爱了ww我完全没想到忘记画星星&耳环❤

希望这次图不要糊了……

【嘉金/嘉金only】出轨

螺丝渣男设定(没那么渣x

嘉金交往前提,已经住在一起了,厨艺点满的人妻金,凯莉同俩人是好友关系

可以接受的话请继续♡




>>>

五点一刻。

熟练地把泡在腌料里的五花肉抓匀了,让白花花的肉身染成诱人的酱色,开灶的时候用了干净的另一只手,在锅底淋上油,把肉片扔了进去。

五点半。

抬起手腕看了一眼表,金叹了口气,都这个时间点了啊。用抹布擦干净十指继续翻炒了几下,用筷子夹了一块放进嘴里尝了尝,然后出锅。

他解下了身上的围裙,手里端着菜来到客厅。铺着餐桌布的桌上放好了三菜一汤,虽然很朴素,但看着也很温馨。

“平时这时候该到家了……”

嘉德罗斯一般很守时,几乎不会有让他坐在桌边无聊发呆的时间。今天似乎有点不同。

金看了眼手机,屏幕仍然是黑的,指示灯也没亮。

他有些莫名的焦虑。刚解锁了手机想要编辑一条短信问问,目光却不由看向了最近的一条信息。

是有些交情的凯莉发来的。他几次想果断地忽略它,但只要打开这个界面,他的眼珠便会控制不住地下移到那里——

「嘉德罗斯最近有点不对劲。」




“咔哒”

大门打开的声音让他从怔忪中回神,忙从座位上站起来到玄关处迎接,挂上甜甜的笑容:

“欢迎回来!”

按照平日里的惯例,金上前抱住了自己回到家的恋人,圆润小巧的下巴抵着他的肩膀,对方好像在抵触什么似的身体僵硬了一下。

金在这方面实在敏感过头,他愣了愣,用小心翼翼的口吻试探着问:“怎么了吗?”

“……不,没事儿。”

头顶传来沉闷的声音,手掌慢慢地贴上来环住了金的腰,更紧地搂住了,接着头埋进他的颈窝蹭了蹭。

一切还和平常一样嘛。金松了口气,看着眼前一身笔挺衬衫,西装外套还挂在手臂上的嘉德罗斯,帮他拿过了衣服:“嗯,吃饭吧。”

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嘉德罗斯松着脖口的深蓝领带往里走,突然又被叫住了。

他停下,听着金状似无意地发问,那个人正背对着自己抚平西服的褶皱:

“你身上好像有一股淡淡的玫瑰香味?”

嘉德罗斯手上动作停了一下,接着粗暴彻底地扯开了束缚的领带:“嗯,大概是家里沐浴露的味道吧。”

“是吗,可是我们家——”

“不是什么重要问题吧,为什么一个劲地问?”语气里已经有些烦躁。

“哦,也许是我的错觉……我就随便问问,”

金转过身来,把恋人推到了椅子上坐下:

“都下班啦,别板着脸!和我一起吃饭必须开心点儿~”

闻言,嘉德罗斯的脸色总算缓和了许多,他拿起筷子,是真的饿了,也没管太多就吃了起来。

装作去盛饭的样子来到厨房,他待在昏暗的狭小空间里,突然一阵无力感如潮水般袭来,他猛地用手臂撑住了大理石灶台。

闭了闭眼,金回忆了刚才的对话。他是真的闻到了那种玫瑰的香气,是某种名贵的香水,或者是别的。根本不是所谓的淡薄气味,而是像是宣示主权一般浓稠、馥郁,而霸道。

他讨厌玫瑰的味道……每次去超市购物,他都会避开所有的花味,这是罗斯不知道的。



<<<

对于自己是金的男友这件事,虽然很低调,但嘉德罗斯好像出奇地自豪。

他和金住在公司分配的房子里,地方不大,却很温馨。金不会出去工作,这是罗斯的建议,他十分期待每一天回到家就能看到金等着他一脸心焦的可爱模样。

因为一杯倒的体质,每次出去和朋友吃饭被灌酒之后,金就会抱着嘉德罗斯的腰神志不清地死不松开。他从不发酒疯,要是醉了,就这么不哭不闹地抱着男友,絮絮叨叨地说着自己是嘉德罗斯要死要活才追到手的。

嘉德罗斯虽然臭着张脸,但也宠着他,任他碎碎念说着自己如何痴情才打动了他。


“话说啊,只是假设,”

一向直言不讳的凯莉举着酒杯,指甲在杯身上叮叮当当地敲着,眼神很是狡黠:

“要是有一天他出轨了怎么办?”

金不禁噗嗤一下失笑,当笑话一样听过就罢,明显不信地眨着眼摇头道:

“怎么可能。”

“都说了只是假设——”

“嘘——别看他这样,其实很喜欢我的。”





>>>

嘉德罗斯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只在下半身围了一条浴巾,单用毛巾擦拭过的头发湿漉漉的。他甩了甩头发,水珠落到他的锁骨处,顺着轨道淌向胸口,显得很性感。

他从冰箱里拿了冰镇的罐装啤酒,一边拧开拉环一边往酒店的卧房里走。

“你可以去洗了——”

他走进房间,突然之间表情僵住了,为他所看到的一切。

本该在等着他的人依然坐在窗边的沙发椅上,一头栗色留到脖颈的俏皮卷发,圆圆的浅蓝色的眸子仍然灵动地望着他,红唇娇艳地勾着弧度。

“洗好了?”

女孩儿拨弄着自己镶嵌着红玛瑙的耳环,对坐在自己对面的人微笑道:“金先生,你要找的人来了。”

金站在那儿,望着他,脸掩在昏黄的光线里看不清。

瞳孔紧缩了一下,嘉德罗斯回望着他,外面是冬天的深夜,金身上厚实的大衣因为刚进打了暖空调的房间没多久还没脱下,汗水正从额头冒出来。

“……你怎么在这儿?”

嘉德罗斯问道,他莫名紧张起来,相比之下金沉默地立在那儿,像是失去了所有语言一般张着嘴,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开房,房里有个漂亮的年轻女人,自己就这样赤裸着上半身进入了孤男寡女的卧室,床头放着乱七八糟拆开的安/全/套盒子。一切说明了什么不言而喻。这一切被自己的爱人看到了,那个单纯得像一张白纸一样的金——

嘉德罗斯突然感到心口一阵迟来的钝痛。

“我们回家。”

他沙哑着说道,把床头柜上第二天准备穿的衣服胡乱地穿上,匆忙到外套也扣错了扣子,但他顾不上,拉上了金的胳膊就往外走。

女人,工作,曾经占满他脑子的东西他全然抛在脑后。

酒店外面很冷,十一点,天在飘雪,花瓣一般小小的、絮絮地落下来。

嘉德罗斯觉得湿漉漉的头颅被冷风吹得刀割一样的疼,但这都不是问题,问题是自从出门开始,像木偶一样任人为所欲为的金突然挣扎了起来,嘉德罗斯几乎拽不住他。

“乖乖,别闹,我们这是回家呀。”

嘉德罗斯出声哄着,难得地叫唤着平时不会叫的爱称,费力地扣住对方的双手,金脸色苍白地弓着身子像是用尽全身的力气要把手抽出来。

“你不要碰我……”他哆嗦着。

嘉德罗斯渐渐恼怒了起来,这个人明明以前从来不会拒绝自己的,他脸色冷了下来:“为什么不碰你,你身上有哪一块儿没被我看过摸过?”

金蜷缩着自己,眼眶泛着红失声叫喊着:
“因为我恶心你,你这混蛋——”

再也听不下去了,他猛然拉过金单薄的身体紧紧地抱在怀里,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一块浮木一样用力到发痛。

“我要回家……我要一个人回家……”

耳边恼人的声音逐渐染上了哭腔,嘉德罗斯忍无可忍地闭上了眼,恍惚间眼前闪过一副光景——

明明,每个傍晚一身疲累地回到家时,迎接自己的一直是这样一个熟悉到可以被忽略的拥抱。

他竟然忘记了。


他竟然忘记了。





<<<

“要是公司的房住的不舒服,我们可以再买一套。”

“嗯,不换也行呀。”

“怎么了,我家小东西不是一直想住小洋房别墅么?在院子里种满花,你平时也不会那么无聊。”

“但是——我每天能见到你,能和你平常地吃饭、聊天、散步,这才算幸福。”






>>>

下班后,嘉德罗斯在地铁里翻完了今天的报纸,也刚好到站了。

他和金分手快两个月了,日子还是照旧。公司的案子依然让他忙碌着但却不会到加班加点的地步,栗色头发淡蓝眼睛的女同事因为工作依然和他保持暧昧,他却知道再也没有出格的可能。

没有人告诉嘉德罗斯,金到底去了哪里。凯莉和罗斯还有联系,却从来不会跟他谈及有关金的事,所有人都一样闭口不谈。

唯一的变化是家的空落落的。他走后没多久,没什么生气的房子开始积灰,一次他去厨房里倒咖啡,手掌碰着大理石台面蹭到一层细密的灰尘,用指甲刮一下就悄然松落。



“这里是你的家,你还要去哪里呢。”

躺在床上时嘉德罗斯想着。他随即自嘲地一笑,摁掉了床头灯,在黑暗里他捂住自己的眼睛,从肩膀到背脊逐渐开始颤抖起来。






他爱他,或许比他想象中还要更爱他。

END.

【嘉金/路人金】廉价08(完结)

高中校园背景.

初始好感是金→→瑞,嘉→瑞,格瑞对金友情向这样的

剧情是嘉德罗斯对金瞧不上眼,但是后来嗯嗯啊啊,然后他俩就有一腿了(bushi

可能也会有点路人金成份.

我爱金小天使,非常爱他,所以想为他疯狂打callˉ﹃ˉ

请戳→01 02 03 04 05 06 07



15

 

“格瑞你给我站住!”

 

声音终于无法掩饰内心的焦躁,冲上前去扒住铁丝网看着那个挎着包离去的身影。

 

“我让他走了,有什么事,我们单独聊吧,会长。”

 

嘉德罗斯朝声音的方向望去,金正推开篮球场的门走了进来,这个让自己一直心神不宁的人表情却相反十分平静。会长?又开始用敬称了,被背叛的愤懑无处发泄,他的眼神十分阴郁,鎏金的眸子亮得骇人。

 

雷德退开几步投了最后一次三分,一个完美的空心球,球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拎起书包和水,小声地招呼其他人:“走了走了,回去吧。”

 

人们像是影剧院里的观众观影之后有序地离场,而片尾彩蛋里主角们仍然站在原地默默对峙着。嘉德罗斯慢慢地靠近那个抱着书的少年,看着他随着自己的靠近表情一点点紧张起来,最后干脆闭上了眼睛。

 

他在金面前站定了,看着阖着双眼手上微抖的家伙。

没法下手。从未有过的挫败感涌上心头,像是洪水猛兽一般熄灭了他恼怒的火苗。

 

“那天在影院里我什么都没对你做,是不是错了?”嘉德罗斯低头问他。

 

金慢慢睁开眼,话音落下的瞬间摇了摇头。他很感谢对方的温柔,也没想过那一夜什么事也没发生。以前曾经有信任的同学骗他到某种色情场合,他什么也不敢喝不敢碰,绞尽脑汁圆了理由才侥幸逃了出来。

 

 

“嗯。”嘉德罗斯点头,“那就是我一开始打算和你在一起就是个错误。”

 

金肩头垂下来,顿了一下,又开始像拨浪鼓一样摇头。

 

他恍然间回想起他们初见的时候,冷眼旁观的影子们看着他被嘉德罗斯实施暴力,无动于衷,他以为今天也是一样。但是那些本该看戏的观众们退场了,本该动用武力的少年静静地问着他问题。

 

这一切根本不对。可是他还很委屈,打一开始他就没打算真的去吻格瑞,况且他在脑子里已经猜到了被躲开的结局,这个家伙为什么摆出一副质问的嘴脸?

 

“我没错。”

 

金小声辩解,他压低着脑袋,声音更微弱了。

 

“是啊,”没想到会有回应的嘉德罗斯冷笑一声,心里那一蹿火苗又有死灰复燃之势,他用一贯的嘴脸讥讽道:“所以我说都是我的错嘛。”

 

“我也没说你错……”

 

“你就不能抬起脸来说话吗!”

不耐烦的情绪终于被撩拨起来,他不喜欢对着那个低垂的脑袋听着那支支吾吾的声音。那个脑袋闻言僵了一下,接着慢慢地抬了起来,仰到一半的时候嘉德罗斯已经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直到完整地看到那张脸时他才彻底开始后悔起来。

 

金的脸上湿淋淋的,湛蓝的眸子里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从眼眶里慢慢滴落出来,眨动时睫毛粘住了泪水并拢在一起,不适地抖动着。他的脸色泛着病态的红,使人后知后觉地回想起来,看来这家伙感冒一直都没有好。

 

“你——”嘉德罗斯一个字出口没有后文了。

 

他不是还没责怪他呢吗!

 

“我没亲他,也不打算和他有什么。”抬起胳膊,金恍惚地发现自己穿着单薄的短袖,只好用手用力地抹干净脸上的泪水。直觉告诉他这个高傲的人是不会喜欢眼泪这种东西的,他也没打算拿这个博取同情,可是下意识地,他就不受控制地落泪了。

 

“噢……”

 

嘉德罗斯迟迟地回了一个字,还是没话说。他眼神犹疑了一下,垂在裤腿侧的手微微举起来,似乎要做什么,但是又停住了。

 

把眼眶擦拭得发红的少年什么也没发觉,控制住干噎的抽气声继续说着:

“我也打算试着喜欢你的,从那天早上你送我上学——然后、可是,后来你没找过我……”

 

“嗯。”

 

这个象声词被有意压抑住似的,似乎在掩饰什么情绪。嘉德罗斯想笑,他还想多看这家伙哭一会儿,对了,顺便多表一表衷情。

 

自己一个人在那儿纠结的时候多痛苦啊。身边的人,尤其以雷德和祖玛为首,看自己的眼神可谓越来越奇怪了,他不是没发觉。一会儿呢喃“那家伙为什么还不打电话给我”,一会儿自我安慰“那个渣渣压根儿没发现我给他存了我的电话吧”,一会儿又燥火无处发泄地玩着那个玩了很久的攻略对象是金发元气美少女的Galgame,念叨着“操为什么好感度还会下降啊!”之类云云。

 

不过……算了。嘉德罗斯把那只擦泪的手臂挪开,微低一点身子就能完全对上少年的脸。其实他很喜欢这个身高差,他可以平视着对方,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不会错过,会刻进脑子里供以回味。

 

“别一个劲哭了,很脏。”

他是真的讨厌眼泪,也不喜欢下位者的卑微逢迎。但是,会有特例的,这是他喜欢的人,想呵护的人,现在因为委屈像只兔子一样眼睛哭的红红的,那张脸碰着就有高热的触感,让他不由自主地软下心来破天荒地哄着。

 

不过听了这话,金脸色就变了,挣脱了对方的手开始满场慢慢地走着。不明白做错什么的嘉德罗斯一开始有点茫然,看到那个小家伙的胸廓平复下来,抽噎的动作逐渐平息,才明白过来——他只是不想让自己看他哭。

 

“金。”

 

第一次把他的名字念得这么温柔,嘉德罗斯站在照明灯的中央,灯光像敬奉神明一般柔和地吻着他的发梢、眉尖、鼻梁,最后落在他翘起的唇角:

“还记得吗,那天你说,以后我要是真找了女朋友,带她去那儿,那我们多半就掰了。”

 

“我不要什么女朋友,反正会掰,是你说的。我只要你。”

  

 



【算是开了个假车的番外】 

金的感冒症一直没好,整天带着口罩,后来严重到带着厚厚的围巾。紫堂一直忧心忡忡着此事,在寝室里煮好了生姜水,心里想着今天一定要逼着好友喝下去。

 

回来之后,金看着小锅里烧滚的生姜水脸皱得不行,唯一露出来的一双大大的眼睛哀求般地望着紫堂,仿佛面前是什么要命的毒药。

 

“你感冒不想好了?”紫堂还是第一次唱白脸,看得出他很努力想尖酸刻薄一点儿:“喝了就好了,乖。”

 

“唔…”金闻言愣了愣,隔着口罩模模糊糊地说下去了,说话时的嗓子倒是挺清透的,不像感冒重症患者:“紫堂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没感冒。”

 

“那你怎么……”

 

紫堂半句话问出口就明白了过来,因为他看见面前的少年慢慢脸红蔓延到了耳朵尖。他不想再问,懂了,于是默默忍着对学生会长的一口气把锅里的生姜水倒了。

 

金确实在多天前病已经痊愈了,拜那位学生会长所赐。嘉德罗斯把自己办公室的沙发留给金当床让他边复习边歇着,用毯子把人裹得跟粽子似的,不到十点就开始不断骚扰他,让他放下书本赶紧睡觉,然后整个人就着外套在他身边躺下,顺便紧紧地搂住他。

 

半夜的时候金模模糊糊间被热醒了,感觉自己的脖颈处痒痒的似乎有什么在蹭着。

金原本病殃殃的,一下子抖了一下清醒了,黑暗里分辨着始作俑者的轮廓:“罗斯……这样我睡不着了。” 

 

嘉德罗斯离开了光滑的颈项处,咬住对方那婴儿肥的脸开始嚼吧嚼吧,含糊道:“我只是突然想起一件事。

“今天有个渣渣突然找到我,给我一包羽绒被说送你的,什么他用积分买的,实在可恶。”

 

“……”不可恶啊?

 

会长想了想又补充道:“不过你身上这几套毯子都是我买的,放心。”

 

黑暗里金简直哭笑不得,脸上被牙齿啃咬过的地方微痛里带着些痒,不过他实在没什么脾气了。他才刚闭上眼,就察觉身上层层叠叠的重物开始有所松动,凉气灌进来了些,一只手掌顺着他的衣服下摆伸了进来。

 

金退开一点儿距离,不过那只手十分执着,颀长微烫的手指抚摸着他的小腹,指腹揉着圆圆的肚脐,在他忍不住想叫停的时候先一步向上摸索,碰到了胸前微微凸起的那两点。蜻蜓点水般的按压过后,隐约觉得舒服的金脸上开始发烧了,他按住那只作乱的手:

 

“明天要考试……”

 

嘉德罗斯在黑暗里轻笑,这个借口确实太烂俗了,而且像是撒娇。不过撒娇之类可不是金的本意,他有些着急了,感觉对方轻轻吻着的动作逐渐变得热烈,他先发制人地伸出手摸向了对方的西装裤。

 

嘉德罗斯本来不常穿校服,今天是难得的状况。他有些愕然地感到一只柔软的手轻车熟路地解开皮带触碰他已经有挺立迹象的某物,神经突突有些奇异的兴奋感涌了上来,就听对方轻轻地说:

“至少要等到我病好以后吧,今天就我帮你了。”

 

那声音听着很惑人,实在无法拒绝。虽然惋惜,嘉德罗斯还是听话地把手退了出去,把汗衫拉拉好,凑到金的耳边嘟囔道:


“你那天,一定要穿小腿袜。”

 

“……为什么是小腿袜?”

 

“最近Galgame开放了一个新CG图,女主穿着小腿袜,不过我觉得你会更好看。”

 

“我怎么觉得你是小电影看多了?你电脑里有一个加密文件夹我看了有13.2个G,那里面是什么?!”

 

“这个要求很过分?我都没让你反穿露背毛衣或者上身只许系一条领带……”

 

“行行行,以后再说。”金气得不行,一个翻身手也离开了,嘉德罗斯顿时觉得一片空虚,脑中顿时迷惘一片。搂着小家伙的背,他用很难受的口吻道:

 

“继续啊,不然明天别去考试了……”

 

他是真的很期待小腿袜。

 

 

 

---END---


完结的时候写的很开心,可以看得出罗斯真的很皮哈哈哈哈


总之,这一篇就到此结束了。有很多话想和读者说,但最想说的是,感谢你们读到这里。


总的来说,嘉金的糖分还是很足的呀是不是?心情真是大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