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野折秋

wb给王琳凯做数据中,有事私信

是鬼姐姐。随意称呼。
CP是阿夢@阿夢大魔王

【搞偶】贾鬼是我的灵魂!

all耀.all叶.嘉金瑞金.鬼白.all27.all日.穹大.恺路.维云
↑↑以上都有可能产出♡

N是我脑公!快去玩流言侦探啊!.jpg

!(真的好真实)

呱明:

这也太真实了(。)
(埋进坑里)

孤隐:

过于真实hhhhhhh

熬煮黑洛酱:

一点粮圈观察,不一定对


哦对了,@维鲁斯特 ←这是我的微博,欢迎各位来找我唠嗑!

!!!!我尖叫了qaqqqq太太你你你画得太好了呜呜呜

N倍糖分:

本来是想摸完之前的锅盖来着……结果小脏辫突然回来了🤷‍♀️🤷‍♀️🤷‍♀️

突然失语。想抱抱小琳。

喜人:


饭圈的通病,所有人把偶像的一举一动扣上了自己的思考,并以“为他/她好的名义”大行其道,而偶像自己真实所想的呢?根本没有人知道。

最近两天的某事感慨

HB to 阿梦 @KY大魔王 

我很抱歉最近这么怠惰但是赶上了!!以图代文送给你qwqqq真抱歉我总是这么忙…这么懒…

我流短发凯佬和双马尾柠(一点也不甜的合照×

[言白]电话调情(r18车/婴儿车)

总裁严重ooc,未交往先挑逗注意!

李怼怼→→←白飞飞

虽然是车但是是一辆60迈的婴儿车,但也没有那么变态,放心看!

嗯……怎么说呢……最近高兴写了个车……但是怪羞耻的哈哈哈哈

戳这里→「[言白]电话调情」

重发(2/2)

军官格瑞×戏楼小老板金,( ̄¬ ̄*)颜色以后上👆

想画全员所以还有嘉少、凯莉小姐、紫堂先生、安警官之类的?

希望这次没有色差!!!

人生第一部手书…在今天竣工了

b站:av15646761

病名为爱!少了嘉金参股!于是我上了!

参考文案→《出轨》

给我做视频的 @何纤-俺家亲爱的呀@Messia 我喜欢她<( ̄3 ̄)>叉腰~

场景道具画师没有lof号,但有微博号,wb我会再艾特她的,浣太太hhh

手书的选曲确定下来了!

Hypnotic-Zella Day很喜欢阴郁的感觉。

PS.啊对,我改了选曲(捂脸)虽然知道自己这样很随便不过谁叫我病名为爱中毒了呢٩(๑ᵒ̴̶̷͈᷄ᗨᵒ̴̶̷͈᷅)و

剧情参考上一篇嘉金→《出轨》

尽量、只是尽量在10月完成!(望天⊙▽⊙)

————————————

 @何纤 你真是太可爱了ww我完全没想到忘记画星星&耳环❤

希望这次图不要糊了……

【嘉金/嘉金only】出轨

螺丝渣男设定(没那么渣x

嘉金交往前提,已经住在一起了,厨艺点满的人妻金,凯莉同俩人是好友关系

可以接受的话请继续♡




>>>

五点一刻。

熟练地把泡在腌料里的五花肉抓匀了,让白花花的肉身染成诱人的酱色,开灶的时候用了干净的另一只手,在锅底淋上油,把肉片扔了进去。

五点半。

抬起手腕看了一眼表,金叹了口气,都这个时间点了啊。用抹布擦干净十指继续翻炒了几下,用筷子夹了一块放进嘴里尝了尝,然后出锅。

他解下了身上的围裙,手里端着菜来到客厅。铺着餐桌布的桌上放好了三菜一汤,虽然很朴素,但看着也很温馨。

“平时这时候该到家了……”

嘉德罗斯一般很守时,几乎不会有让他坐在桌边无聊发呆的时间。今天似乎有点不同。

金看了眼手机,屏幕仍然是黑的,指示灯也没亮。

他有些莫名的焦虑。刚解锁了手机想要编辑一条短信问问,目光却不由看向了最近的一条信息。

是有些交情的凯莉发来的。他几次想果断地忽略它,但只要打开这个界面,他的眼珠便会控制不住地下移到那里——

「嘉德罗斯最近有点不对劲。」




“咔哒”

大门打开的声音让他从怔忪中回神,忙从座位上站起来到玄关处迎接,挂上甜甜的笑容:

“欢迎回来!”

按照平日里的惯例,金上前抱住了自己回到家的恋人,圆润小巧的下巴抵着他的肩膀,对方好像在抵触什么似的身体僵硬了一下。

金在这方面实在敏感过头,他愣了愣,用小心翼翼的口吻试探着问:“怎么了吗?”

“……不,没事儿。”

头顶传来沉闷的声音,手掌慢慢地贴上来环住了金的腰,更紧地搂住了,接着头埋进他的颈窝蹭了蹭。

一切还和平常一样嘛。金松了口气,看着眼前一身笔挺衬衫,西装外套还挂在手臂上的嘉德罗斯,帮他拿过了衣服:“嗯,吃饭吧。”

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嘉德罗斯松着脖口的深蓝领带往里走,突然又被叫住了。

他停下,听着金状似无意地发问,那个人正背对着自己抚平西服的褶皱:

“你身上好像有一股淡淡的玫瑰香味?”

嘉德罗斯手上动作停了一下,接着粗暴彻底地扯开了束缚的领带:“嗯,大概是家里沐浴露的味道吧。”

“是吗,可是我们家——”

“不是什么重要问题吧,为什么一个劲地问?”语气里已经有些烦躁。

“哦,也许是我的错觉……我就随便问问,”

金转过身来,把恋人推到了椅子上坐下:

“都下班啦,别板着脸!和我一起吃饭必须开心点儿~”

闻言,嘉德罗斯的脸色总算缓和了许多,他拿起筷子,是真的饿了,也没管太多就吃了起来。

装作去盛饭的样子来到厨房,他待在昏暗的狭小空间里,突然一阵无力感如潮水般袭来,他猛地用手臂撑住了大理石灶台。

闭了闭眼,金回忆了刚才的对话。他是真的闻到了那种玫瑰的香气,是某种名贵的香水,或者是别的。根本不是所谓的淡薄气味,而是像是宣示主权一般浓稠、馥郁,而霸道。

他讨厌玫瑰的味道……每次去超市购物,他都会避开所有的花味,这是罗斯不知道的。



<<<

对于自己是金的男友这件事,虽然很低调,但嘉德罗斯好像出奇地自豪。

他和金住在公司分配的房子里,地方不大,却很温馨。金不会出去工作,这是罗斯的建议,他十分期待每一天回到家就能看到金等着他一脸心焦的可爱模样。

因为一杯倒的体质,每次出去和朋友吃饭被灌酒之后,金就会抱着嘉德罗斯的腰神志不清地死不松开。他从不发酒疯,要是醉了,就这么不哭不闹地抱着男友,絮絮叨叨地说着自己是嘉德罗斯要死要活才追到手的。

嘉德罗斯虽然臭着张脸,但也宠着他,任他碎碎念说着自己如何痴情才打动了他。


“话说啊,只是假设,”

一向直言不讳的凯莉举着酒杯,指甲在杯身上叮叮当当地敲着,眼神很是狡黠:

“要是有一天他出轨了怎么办?”

金不禁噗嗤一下失笑,当笑话一样听过就罢,明显不信地眨着眼摇头道:

“怎么可能。”

“都说了只是假设——”

“嘘——别看他这样,其实很喜欢我的。”





>>>

嘉德罗斯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只在下半身围了一条浴巾,单用毛巾擦拭过的头发湿漉漉的。他甩了甩头发,水珠落到他的锁骨处,顺着轨道淌向胸口,显得很性感。

他从冰箱里拿了冰镇的罐装啤酒,一边拧开拉环一边往酒店的卧房里走。

“你可以去洗了——”

他走进房间,突然之间表情僵住了,为他所看到的一切。

本该在等着他的人依然坐在窗边的沙发椅上,一头栗色留到脖颈的俏皮卷发,圆圆的浅蓝色的眸子仍然灵动地望着他,红唇娇艳地勾着弧度。

“洗好了?”

女孩儿拨弄着自己镶嵌着红玛瑙的耳环,对坐在自己对面的人微笑道:“金先生,你要找的人来了。”

金站在那儿,望着他,脸掩在昏黄的光线里看不清。

瞳孔紧缩了一下,嘉德罗斯回望着他,外面是冬天的深夜,金身上厚实的大衣因为刚进打了暖空调的房间没多久还没脱下,汗水正从额头冒出来。

“……你怎么在这儿?”

嘉德罗斯问道,他莫名紧张起来,相比之下金沉默地立在那儿,像是失去了所有语言一般张着嘴,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开房,房里有个漂亮的年轻女人,自己就这样赤裸着上半身进入了孤男寡女的卧室,床头放着乱七八糟拆开的安/全/套盒子。一切说明了什么不言而喻。这一切被自己的爱人看到了,那个单纯得像一张白纸一样的金——

嘉德罗斯突然感到心口一阵迟来的钝痛。

“我们回家。”

他沙哑着说道,把床头柜上第二天准备穿的衣服胡乱地穿上,匆忙到外套也扣错了扣子,但他顾不上,拉上了金的胳膊就往外走。

女人,工作,曾经占满他脑子的东西他全然抛在脑后。

酒店外面很冷,十一点,天在飘雪,花瓣一般小小的、絮絮地落下来。

嘉德罗斯觉得湿漉漉的头颅被冷风吹得刀割一样的疼,但这都不是问题,问题是自从出门开始,像木偶一样任人为所欲为的金突然挣扎了起来,嘉德罗斯几乎拽不住他。

“乖乖,别闹,我们这是回家呀。”

嘉德罗斯出声哄着,难得地叫唤着平时不会叫的爱称,费力地扣住对方的双手,金脸色苍白地弓着身子像是用尽全身的力气要把手抽出来。

“你不要碰我……”他哆嗦着。

嘉德罗斯渐渐恼怒了起来,这个人明明以前从来不会拒绝自己的,他脸色冷了下来:“为什么不碰你,你身上有哪一块儿没被我看过摸过?”

金蜷缩着自己,眼眶泛着红失声叫喊着:
“因为我恶心你,你这混蛋——”

再也听不下去了,他猛然拉过金单薄的身体紧紧地抱在怀里,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一块浮木一样用力到发痛。

“我要回家……我要一个人回家……”

耳边恼人的声音逐渐染上了哭腔,嘉德罗斯忍无可忍地闭上了眼,恍惚间眼前闪过一副光景——

明明,每个傍晚一身疲累地回到家时,迎接自己的一直是这样一个熟悉到可以被忽略的拥抱。

他竟然忘记了。


他竟然忘记了。





<<<

“要是公司的房住的不舒服,我们可以再买一套。”

“嗯,不换也行呀。”

“怎么了,我家小东西不是一直想住小洋房别墅么?在院子里种满花,你平时也不会那么无聊。”

“但是——我每天能见到你,能和你平常地吃饭、聊天、散步,这才算幸福。”






>>>

下班后,嘉德罗斯在地铁里翻完了今天的报纸,也刚好到站了。

他和金分手快两个月了,日子还是照旧。公司的案子依然让他忙碌着但却不会到加班加点的地步,栗色头发淡蓝眼睛的女同事因为工作依然和他保持暧昧,他却知道再也没有出格的可能。

没有人告诉嘉德罗斯,金到底去了哪里。凯莉和罗斯还有联系,却从来不会跟他谈及有关金的事,所有人都一样闭口不谈。

唯一的变化是家的空落落的。他走后没多久,没什么生气的房子开始积灰,一次他去厨房里倒咖啡,手掌碰着大理石台面蹭到一层细密的灰尘,用指甲刮一下就悄然松落。



“这里是你的家,你还要去哪里呢。”

躺在床上时嘉德罗斯想着。他随即自嘲地一笑,摁掉了床头灯,在黑暗里他捂住自己的眼睛,从肩膀到背脊逐渐开始颤抖起来。






他爱他,或许比他想象中还要更爱他。

END.